中國大陸身份證號的第15、16位按網絡上搜尋的結果,可能代表派出所代碼。這一代碼似乎是有規律可尋的,尤其是在縣、縣級市或者城市郊區。大致就是按照鄉鎮撤併前區劃,先城關鎮,然後按區公所順序將片區內鄉鎮排序。一個縣內大部分鄉鎮佔用的號段數目相同,可能是2-3個,一些較小的鄉鎮會少占1個,好像也見到多占的,一些國家級或省級機構有獨立派出所的可能也會佔用號段。區公所內鄉鎮的名稱排序貌似大致符合八十年代內部發行的地名錄順序。

維基百科上最看不慣的行爲是自吹自擂,毫無底線地推廣自己的原創研究來讓自己出名。最近竟然發現看上去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的友鄰也不可免俗。相比之下,爲了在文字歷史遊戲中獲勝而編造虛假歷史在這個層面上倒稍稍可以容忍一些。

很多支持清零政策的人只是在嚮往一個無限權力的利維坦。

剛剛看到的例子:
zhuanlan.zhihu.com/p/493496843

最近還看到兩條關於透明度的消息,中美各一:
武漢統計年鑑2020去除了對死亡人口的統計;
美國疾控中心遲遲不公佈疫苗加強針對年輕人的效用數據。

不贊成各互聯網巨頭封殺特定國家媒體的舉措。

烏克蘭認爲俄羅斯沒有履行新明斯克協定。
俄羅斯認爲烏克蘭沒有履行新明斯克協定,並認爲協定和己方無關。
網絡平臺上充斥着單方面的指責。但即便烏克蘭沒有遵守協定也不是俄羅斯入侵的理由。

豆瓣在去年11月底或者12月初的時候電腦版網頁網址後面已經有 ?_i= 的追蹤代碼了啊。

之前忘了發了。

當時還搜到一個寫著2022年春晚實際是2021年的,標題裡提到有認識的歌手出場。第二天一查才發現其已於2021年9月因冠病逝世,真是死生無常。

Show thread

在youtube上搜了一些越南春晚,大概有以下感受:

越南好像沒有國家電視臺的春晚,都是南方一些地方電視臺在辦,也不用講北方的標準語;
干支在越南仍然十分常用,比如晚會到處都是辛丑壬寅;
晚會類別單一,唱歌的就只有唱歌;
自動識別並翻譯的歌詞非常主旋律,大體像是號召大家建設故鄉,把握春光等等;
也有一些節目是一些古樂或者新古交緣,但和往常不一樣,唱完古樂的第一句後好像也沒什麼觀衆喝彩;
於是反正也不太聽得懂就一路快進了。

前幾天做夢夢見去髮國的快餐店點菜,清晰地記得菜單上第一個菜是叫「usale odine」,圖片是一面熟的煎蛋(當然這種煎蛋方式只有美食窪地纔會有)。第一次能夠完整地記得夢中的文字,不知道是什麼人托夢。

連續在朋友圈和炸廚房組看到有人打碎鍋碗瓢盆,突然腦洞大開想到跋杯說不定可以用摔盤子來代替,正好摔成兩半並且一正一反是大吉兆。

給以前同學發新年祝福的時候發現其頭像改成了和父親的合影,問了才知道其父親去年心梗走了。然後就看到小紅書上傳出的西安女生因父親心臟病無法及時醫治的視頻,聽到那句冰冷的「我只是在執行我的任務」,有種難以名狀的衝動。

貌似archive.org和archive.today對網頁存檔的處理是不一樣的。之前在archive.org存檔的微博現在完全顯示不出來,只能在源代碼裡看到文字。

前幾天點了一個祕魯風格的炒牛肉lomo saltado,味道和在越南餐廳能點到的lúc lắc幾乎一模一樣。祕魯菜裡的炒菜顯然是由華人傳入,可是中餐裡面卻完全沒有這樣的菜,反而越南菜裡有,很神奇。

連續在知乎日報看到兩篇關於中餐文化認同的文章,一篇是蔥一篇是火鍋,竟然都完美避開了。

SARS-CoV-2變異命名跳過了希臘字母nu和xi,曾經默許MERS命名的世衛組織大概是不會出來解釋原因的吧。

忽然想起周伯通向郭靖介紹九陰真經時的話,畢竟有個瘟疫是人人都逃不過的。

歐洲部分國家民衆目前的戴口罩意願:荷蘭<10%,意大利>60%。

來源covid19.healthdata.org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