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Neo_Chen boosted

这一年还两个月多就过去了,今年没看黑镜,也不记得那个可以选结局的圣诞特别版是前年还是去年了。现在就只有一个感觉,我们都是现实版黑镜的演员,拿了一个这么荒诞的剧本。不知是哪个次元的人,给今年选了这么一条故事线,真想让他/她退回去重选啊!

Neo_Chen boosted
Neo_Chen boosted

現在選舉數據的分析方式差不多是這樣:

你是一個威斯康辛小鎮的五十五歲婦人,受過高等教育,每天點擊的連結以健康為主,不常網路購物,常上教堂,臉書發文以轉貼新聞為主。

所以應該針對你下 3 個臉書廣告,並且在某日某日電話聯繫,捐款機率最高,投票日前要額外再下跟宗教相關的催票廣告

已經沒什麼人在用左右這種過度粗略的分類嘍

Neo_Chen boosted

if you asked me to guess how many colours were in this image I would not believe you when you told me it was *eight*

Neo_Chen boosted

i've never seen a film's user score get brigaded so hard

obviously i had to watch it

Neo_Chen boosted

中国根本的问题是大家心知肚明而不敢说

前面刚说,金钱如粪土,后面立即说,仁义值千金。既然金钱如粪土,仁义值千金不也是粪土么?

譬如一面慷慨激昂地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一面小心谨慎地说:莫谈国事。

mp.weixin.qq.com/s/2jM2C-LzHro

Neo_Chen boosted

echo zH/AGo/A54XA84AAMgHA54AA\
54OAUwKA54CAxT/AAIBAKICAOz/AW\
VgAo7/Ah2fA3GdAn7cAN5/AH6/ABJ\
XABJeA18AAD8AAUNiA6VgAn9fAH0f\
A0kfAXUhAK8AAK8AAhGfAoNdAoMcA\
CtdArFdAp1dAoMdAfMcAfLdAVNdAe\
NdAeNcAHNcACEdACEeAoqeAm8xAuy\
AA | base64 -d | c2dec 450 - \
- | aplay -fS16_LE #AudioToot

Neo_Chen boosted

什麼時候台灣才能夠開始使用 DVB-T2 傳輸是數位電視廣播呢?

Neo_Chen boosted

MNT ZZ9000+ZZ9500CX can be an overkill digital HDMI scandoubler for plain unexpanded Amiga 500.

Neo_Chen boosted

"Little White House is a neighbourhood repair space nestled in a corner of a residential neighbourhood in Taipei. Named after its appearance, the space is run and led by community members and volunteers. From electric saws and machineries to materials and individual parts, Little White House offers various tools that visitors use to repair, reuse, and upcycle." > popupcity.net/observations/tai
#theObservatory

這兩天使用下來的感想:

1. 效能:這個 AMD Ryzen 5 4500U 其實比我桌機的 AMD Ryzen 5 2400G 快,而且這還是在沒有第二條記憶體(也就是單通道)的情況下測試的。

2. 續航:我得說,這是我用過,有效能可言的筆電裡面算續航一流的了,空載預計可以跑 6 小時左右,有一些負載應該可以 3 小時。

結論:
這波不虧,何況還是特價(原價 NT$23000 左右,買入價 NT$17000 左右)

Show thread
Neo_Chen boosted

By the way, a tip for anyone with a small magnetic loop designed for receiving in the AM broadcast band, should you find a station that isn't a propaganda outlet: tuning the antenna slightly higher than the frequency your radio is on will emphasize the upper sideband, and the treble as a result. This makes up somewhat for the narrow bandwidth that most AM radios are built with.

Neo_Chen boosted

texas ""instruments"" yeah sure. how am i meant to play anything on this

Neo_Chen boosted
Neo_Chen boosted
Neo_Chen boosted

有关中文社群中「PTSD」一词被滥用误用的想法 2.0。

** 建议疑惑「为什么要如此在意一个词的用法的准确性」的朋友们直接从Q3读起

Q1: 「PTSD」即创伤后应激障碍,我经历过一个和 X 有关的不愉快事件,并且后续对 X 依旧感到不适,为什么我不满足/不能说自己有 「X PTSD」?

A1: 有关 PTSD 和 phobia (恐惧症) 的差别较为详细的介绍写在 alive.bar/@kococomi/1042229714 这里只说最简要的:PTSD 患者恐惧的始终是「过去」发生的「创伤性事件 (traumatic event)」本身(e.g. 强奸受害者害怕想起「自己被强奸的经历」),而 phobia 患者恐惧的则是「现在/未來」可能会遭遇到的某一类「物件 (object)」或者「情况 (situation)」(e.g. 恐高,恐社交场合)。

不那么抽象地说,若你和某个小粉红有过令你不快的争吵(过去时),此后你便非常讨厌小粉红这个群体(现在时)。当你把这种状态称为 「小粉红 PTSD」时,似乎暗示着你的负面情绪已经从「和某个小粉红争吵」这一过去发生的令你不快的事件 generalize 到促成这一不愉快事件的「主体」所属的「组别」,即「小粉红」这一群体身上了。

所以这种情况下,「和某个小粉红争吵」这一经历只是你为什么讨厌「小粉红」这一类人的原因,而非你恐惧的「实际内容」,因此你并不满足 PTSD 的核心 —— 恐惧的始终是已发生的某个令你痛苦的「事件」,而更像对某一类「东西(小粉红)」常态化的讨厌,所以更接近 phobia 的概念,因此此处说「小粉红恐惧症」更为恰当。若用「PTSD」,则实际你并不害怕小粉红这一类人,你躲避小粉红从头到尾都只是因为「你害怕自己回忆起和某个小粉红争吵的经历」,这显然不符合中文社群里使用「PTSD」所形容的状态。

再简单粗暴一点的讲法是, PTSD 就和新冠肺炎一样只能单独使用,没有「参数」可言。把令你「患病」的事件中的一个「成分」抽出来冠名 PTSD 这样的用法,逻辑上就和「因和感染的男友接吻而患新冠便说自己有『男友新冠肺炎』」「吃了有新冠病毒的外卖而患新冠便说自己有『外卖新冠肺炎』」没有差别。这也是为什么我提到过「名词 + PTSD」这种说法几乎可以直接判断为误用,因为这种讲法直接从逻辑上不符合 PTSD 的「无参数性质」,所以听起来非常违和。而若你放在「PTSD」前的名词是用来描述「我现在恐惧的是什么东西」,则这更是 phobia 的概念。且和 PTSD 不同, phobia 这个疾病是可以有参数的,幽闭恐惧症,蜘蛛恐惧症,牙医恐惧症都是完全合理的说法。

Q2: 如果我不说「名词 + PTSD」而是只说「我 PTSD 了」,是否可行?

A2:依旧不推荐这样使用。首先,导致 PTSD 的「创伤性事件」必须是和「实际发生了的或被威胁的死亡,严重(肢体)伤害或性暴力」相关。这也就意味着 PTSD 其实是一个概念相当「窄」的心理疾病,并不是日常生活中随便发生的事情可以导致的。所以说,「PTSD」一词背后的痛苦的剧烈程度实际上是超出很多人的想像的,而我实在不认为将这种包含了别人强烈苦痛的严肃诊断名以如此戏谑娱乐地讲出来是一件非常恰当的事。你可以问问自己同不同意大家以后集体把「游泳后鼻塞」戏称为「我新冠肺炎了」。而且实际上这种说法某种程度上可能比「我 PTSD 了」还合理一些,毕竟「鼻塞」真的是新冠肺炎的症状,而中文社群中「PTSD」的用法实际上都和 PTSD 的真实症状如闪回,噩梦,不受控地想起创伤性经历根本不沾边。

Q3: 语言是会变化的,很多字的读音也随着时间从错的变成了对的,为什么不能接受 PTSD 有不符合科学定义的用法?

A3: 完全不同意用「语言的变迁」来 justify 「PTSD」的滥用误用。和汉字的读音不同,「PTSD」 一词背后是有真正的患者存在的。大面积的滥用误用已经使得「PTSD」的搜索结果被严重污染。在微博、知乎等平台搜「抑郁症」还能看到大量患者互助、自测量表分享,而搜「PTSD」几乎搜不出任何有效信息而全是娱乐化的、完全不符合 PTSD 真实含义的用法。此前华晨宇写过一首给抑郁症患者的歌导致抑郁症搜索结果中的严肃资讯被他粉丝的追星言论淹没,从而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而实际上每一次的「PTSD」滥用误用给 PTSD 的搜索结果都会带来相似的污染效果,都是在增加 PTSD 患者获取有用信息的成本。

另外,和生理疾病不同的是,心理疾病在东亚本身就面对着「不被严肃对待」的问题。如此大面积戏谑地使用一个严肃诊断名,无疑会增加真实患者所遭受的痛苦被了解、承认的难度。若一人向你介绍自己患有 PTSD,你能否理解这一词背后的创伤和精神折磨到底是什么样的强度,你能否保证自己没有任何可能会说「我和前女友分手以后也有点 PTSD 了」之类的话。

实际上我在上文附的之前写的 toot 中提到 PTSD 「你爱怎么用怎么用」也是一个非常欠考虑的说法,虽然理论上我的确无法要求任何人按科学标准使用诊断名,我也从未因这个词对任何人「出警」,但我并不应该公开说一个会伤害到患者的用法大家「爱怎么用怎么用」,在这里也说声抱歉。

Q4: 心理疾病患者时常在日常生活中被当作异类,虽然戏谑的用法不够准确,但也减少了 PTSD 患者被污名化的可能。

A4: 所有的「去污名化」都应该建立在对疾病有正确认知的基础上,这种把 PTSD 当 phobia 用,把精神分裂当人格分裂用的歪曲一个疾病真实含义的行为,在「减少患者异类化」的同时也会增加患者的真实病况被理解的成本,提高患者的痛苦被严肃对待的难度。一个患者不被异化却也不被了解尊重的环境算是达成了好的「去污名化」吗?

不過這是在 Lenovo 官網訂購的,還要過幾天才會到貨

Show thread
Show more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